您好!欢迎访问!
设置首页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签证问题 >

东航遇难家属现场痛哭:无法亲吻你的骨灰请让我带走一杯土吧

浏览数:  发表时间:2022-06-27  

  21日(周日)下午,笔者正在正常浏览新闻,突然手机弹窗跳出东航一架飞机失联,不祥之感涌上心头;紧接着,过了几分钟,说飞机在广西出了事故,我知道大事不好,因为媒体没有得到确切消息;我赶紧看中央新闻媒体,有一家说有飞机坠毁,一看到这个我的眼泪又出来了,132条人命,132个家庭,这是多么的痛啊。这几天眼睛都疼了但时刻还关注着这件事,记得上次眼睛哭肿是汶川地震。

  一百多个鲜活的生命瞬间消逝,一百多个家庭瞬间破碎,无法用言语表达此刻悲痛的心情,

  其实理论上大家心里是有底的,高空高强高压,几乎垂直落下,基本就是,碎了,化为灰烬。

  说实话,昨天我看新闻发布会的时候,看到人体组织碎片这六个字,眼泪差点又没有忍住。

  看得人心都碎了,活着太难,太累,我想最少发现了一点血肉骨骼,只是惨不忍睹,不便报道出来,所以说继续搜寻。

  但是,搜救现场还是发现了疑似机上乘客的钱包、身份证、现金、高铁票、机票等还有一张手写纸条。

  看到这些东西,真是让人落满泪啊。尤其是这个小纸片,平安扣却未能保住平安。文字很工整娟秀,应该是女生所写,我们现在无法知道,写《平安扣》的人是不是机上乘客,或者是她们的家人朋友。然而,这张期盼平安的纸张,意外出现在飞机坠毁现场,怎么不叫人动容,不叫人痛心!

  泪目了!“我的三个孩子都在飞机里”一位老父亲流着眼泪说。这一幕发生在东航MU5735客机失联坠毁后,在白云机场的家属接待区,这位老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给机场工作人员看手机里的信息。我还在家里高兴得等你们一起回家,结果却迎来你们的噩耗,短短几个小时就天人永隔,这位老父亲该有多痛呀!!!白发人送了黑发人,三个孩子一起离开,可想而知这位老父亲内心受到了多大的打击。

  一位姓陈姓女士说,坠毁飞机上有她6位亲友,其中一位是她姐姐,还有一位闺蜜,其余4位都是家里的亲戚。此前因为广州老家有亲人过世,于是6个人结伴从昆明乘坐飞机前去广州,准备参加亲人的葬礼。获知MU5735次航班出事,陈女士伤心欲绝,无法从悲伤中走出来。但是她现在身在异国,暂时无法去往梧州现场。21日晚上,陈女士在家门口点燃了上百根蜡烛,排成两排,为飞机上6位亲友祈福。当天晚上,她和缅甸的家人一夜没有合眼。

  还有一位独自在昆明读书的初三女生,下周就是自己16岁的生日,她返回广州与家人朋友团聚,登机前,她兴奋地给发一条微信:“见到你们,我要好好抱一抱你们 ” 而朋友们也都准备好了给她一个生日派对的惊喜 ……

  蔺先生姐姐今年36岁,此前还没有结婚,一直以来与未婚夫都在广州打工,前段时间,他们俩刚刚订完婚,正在准备结婚事宜。去年过年的时候,蔺先生姐姐回到老家,在家里待到现在,未婚夫则留在了广州。“这次姐姐从家里飞去广州,提前给我姐夫打了电线日当天,我姐夫特意请了假,去白云机场接机,结果没接到人,姐姐的电话也打不通。”……

  机上还有一家四口,分别是17岁的赵月江(化名)和他的哥哥、嫂子和姐夫。这是赵月江第一次坐飞机出远门打工,他的哥嫂在老家还有3个未成年的孩子,患病和残疾的父母,以及一栋没有盖完的新房。赵月江哥哥家有3个孩子,1个男孩,2个女孩。赵月江的家庭情况不是很好,母亲身有残疾,父亲身体不好,还曾卧病在床两年,今年身体刚有所好转。

  不愿说姓名的男子说22岁的妻子就在这架飞机上,两人结婚才5个月,没想到从此再也无缘相见了。据男子声称,他和妻子老家都在云南文山,但在广州工作,此次妻子搭乘MU5735次航班,是去往广州工作。……

  鼎龙文化所聘任的会计师事务所财务总监,今年30岁的姑娘,她毕业于河南财经政法大学,成为一名注册会计师后,7年里,她的职场足迹遍布江苏、广东、云南等多地,正是事业有成的时候,在今年一月,才刚刚成为财务总监。

  还有一位荣先生是机组空姐的丈夫,妻子今年34岁,在这架飞机头等舱工作,已执飞十年,工作勤勤恳恳,每一次都会平安落地,都会打电话联系。妻子上飞机前曾联系他,那时候她即将起飞,……

  另一个女孩得知妈妈在这趟航班之后,嚎啕大哭:“我没有妈妈了……” 女孩家里只有她和母亲,但她这几年一直在国外读书,和母亲很久没有见面了,这次,母亲是到广州转机,去国外看望女儿……

  有家属自愿被采访,希望姐姐一家三口被社会看到。姐姐是先天性的失聪患者,生的宝宝被查出来是“腮篓”,这次他们一家三口就是为了去给孩子治病才搭飞机去广州,而乘坐的航班也是临时被更换的,这是他们第一次坐飞机,也是最后一次……

  还有多少令人悲伤的背后故事?他们每个人怀揣着不同的美好愿望登上了MU5735,谁知道这却是一条不归路……

  3月24日上午,东航MU5735次航班在广西坠毁第四天,连续几天降雨,陆续有家属冒雨来到坠机地点,带着鲜花和香烛。有四名家属相继走出封控区,一对老夫妻相互搀扶着走在后面,前有两人拿着纸钱沿路抛撒,平均二三十步抛撒一次。一位家属边撒边喊“幺妹儿,我接你回家咯”。

  面对一片焦山黄土,悲伤的家属们哭喊着自己的亲人。他们的声音在空旷的山林间久久回荡着。

  “我甚至无法亲吻你的骨灰,只能在废墟中悲鸣 ”, 痛苦的家属只能带走一罐泥土,并大声呼喊:我们带你回家!

  永远永远都不希望看到类似新闻,每个逝者都是家里的宝,天堂里没有哭声,愿他们一路走好,心痛。